吕本富教授在“第二届互联网基础资源大会数字经济分论坛”上发表演讲

  • 日期:2020-11-18

2020年11月15日,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CNIC)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基础资源大会(CNIRC 2020)”在京开幕。大会以“夯实‘根’基,数‘聚’未来” 为主题,围绕网络强国建设大局,搭建行业交流合作创新平台,聚焦互联网基础资源领域技术前沿,推动互联网基础资源技术体系发展完善,夯实互联网应用根基,助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论坛设置一个主论坛和八个分论坛,就互联网基础资源前沿技术成果展示、数字经济发展、网络空间安全等多个方面,邀请代表交流座谈,开展行业沟通交流。

 


论坛现场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吕本富教授应邀在数字经济分论坛发表题为《数字经济的三个主导因素》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

 

吕本富教授发表演讲

 

一、算力、算法、数据。1882年9月4日,爱迪生亲手合上世界上第一个商用电力系统的电闸,电流沿电线从珍珠街电站流向曼哈顿金融区,照亮大半个纽约。4年后,西屋电气创始人威斯汀豪斯又建造了美国第一个商用交流电电力系统。一轮接一轮围绕电力大基建,使得美国人率先开启了电气时代,最终,美国取代欧洲成为新的世界中心。工业经济就是电力为核心的经济。十年前,英国《经济学人》曾用以工业用电量为主的一套指标来评估中国GDP,并将其命名为“克强指数”。

 

(一)算力成为新主角。当前,中国有12.9亿手机用户、近1亿个体户和2000多万家企业,400万APP.每天都要靠算力来完成各种线上线下交易。这背后,每年高达数十万亿元的电商交易,要通过云端的算力来处理。算力还支撑着从VR/AR到自动驾驶,从人工智能到工业互联网,所有我们生活中的新科技、新产业,正在改造着传统产业的面貌。以传统制造业为例,在算力上每投入1美元,可带来10美元的产出。未来,随着新基建的大规模落地,算力的提升将为各行各业带来质的飞跃,并筑起中国数字经济的新底座。

 

(二)算法的价值。算力必须有应用场景,场景就对应各种算法。通过计算机算法,可以预测出人类的许多事情,如购物、约会或投票等 从公共管理的角度看,有三类主要模式:情绪探测、精准服务、施政方向选择。这些算法决定了“机器”智慧的程度。当前最知名的智慧算法就是有关围棋的“人机大赛”。

 

(三)城市大脑算法多维集成。利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将城市交通治理、环境保护、城市精细化管理、区域经济管理等算法构建一个后台系统,打通不同平台,推动城市数字化管理。城市大脑是支撑未来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全新基础设施,其核心是利用实时全量的城市数据资源全局优化城市公共资源,即时修正城市运行缺陷,实现城市治理模式突破、城市服务模式突破、城市产业发展突破。

 

(四)数据的价值。1913年,理查森加入英国气象服务战,作为一名物理学家,很快掌握了流体运动方程,这就意味着利用物理和数学知识,可以预测第二天的天气情况。但是需要6个星期的数据准备。直到一战结束,理查森的预报基本没有准确性。到二十世纪,过去五年对未来3天的天气预报的准确度已经达到95%。利用的方程还是理查森的方程。现在预报利用精密的雷达和卫星地图,不再需要理查森那样到处收集参差不齐的大气数据。在加上计算机对数据的快速处理,基本能实时反馈。

 

(五)数字经济全面登场。大数据技术群的融合与叠加类似“核聚变”,是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投资的沃土。数字技术将全面更新现有技术基础设施,重新定义商业模式,重塑未来的经济图景。这种经济形态可以称之为智能经济。数字经济将呈现全新的运行规律——以数据流动的自动化,化解复杂系统的不确定性,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经济新形态。

 

二、工业经济和数字经济。工业生产财富的秘密。《国富论》系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的巨著 ,阐述了专业分工产生价值。十八世纪,亚当斯密发现在一家扣针厂里,生产一枚扣针需要经过18道工序。这家工厂由10个工人分别承担1-2道工序,每天共生产48000枚扣针,平均每人生产4800枚。如果让工人各自独立完成全部工序,那么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一天连20枚扣针也生产不出来。

 

(一) 流水线和规模经济。 1913年,福特应用创新理念和反向思维逻辑提出在汽车组装中,汽车底盘在传送带上以一定速度从一端向另一端前行.前行中,逐步装上发动机,操控系统,车厢,方向盘,仪表,车灯,车窗玻璃、车轮,一辆完整的车组装成了。第一条流水线使每辆T型汽车的下线时间由原来的12小时28分钟缩短至10秒钟,生产效率提高了4488倍! 少品种大批量以批量降低成本,成本降低进一步扩大批量,规模经济从而成为工业时代的逻辑。

 

(二)工业时代的缺陷。 生产方式浪费,受热力学第二定律约束,能源利用方式存在浪费。生活方式浪费,有太多没有发挥价值的物品,只是纯粹的摆设。传播方式浪费,信息不对称,导致大量无效传播。这些缺陷可以总结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工业经济是“高熵经济”。

 

(三)数字经济的特征。 近20年的三次信息技术革命1.记录革命。2010年之前,实际上是记录的革命。所有我们用在纸上、脑子里的东西,进入到信息系统里面,形成了所谓大型信息化系统。2.分发革命。2012年迎来了智能手机的爆发,之后消费互联网蓬勃兴起。不管是美国的Google、Facebook、亚马逊,还是中国的阿里、腾讯,这些大的公司都得益于这次巨大的消费互联网渗透到生活,本质上是一个软件分发的革命,每个人都等零门槛获得一个特定功能的APP。3.认知革命。接下来将进入到产业互联网阶段,数据革命和算法开始对人的认知产生重大影响。20年以后,大多数决策都应该是由人机混合的模式来做的,这是产业互联网最大的变革。

 

(四)数字时代的“流水线”。流水线是工业时代的象征,也是财富之源。谷歌、今日头条、滴滴、美团外卖,乃至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共同的特点是什么?谷歌有信息匹配的PAGERANK算法,今日头条有智能新闻匹配算法,滴滴、美团等都有智能调度算法。大规模匹配算法就是数字时代的“流水线”。也是数字经济高效率的来源。

 

(五) 超级匹配产生超级平台。区块链、数字货币、人工智能的决策算法将成为数字经济的制度性基础。人与信息的链接:谷歌、百度、今日头条;人与人的链接:腾讯、FB;人与商品的链接:亚马逊、阿里、京东;人与设备的链接:摩拜、无人驾驶;人与物超级链接:物联网、工业互联网。

 

三、数字经济的特征。数字经济诞生于网络空间,必然受制于网络空间本身的进化发展。数字经济的核心,其本质是算力、算法和大数据的集成,以数字经济为基础的产业,也必然呈现不同的特征。

 

(一)网络空间的两种趋势。趋势一:平台的胜者通吃。互联网平台公司不得不借助数字化技术的赋能对自身的理念、模式、组织和运营进行一场不间断的系统改造。借助超级匹配使得交易过程越来越有序,马太效应发挥作用,数字经济中存在“胜者通吃”现象。趋势二:“寓大于小”的强制进化。算法实现与个体用户的“细胞级连接”,就激活一个生命体的神经末端,从而使整个生命体进行升级。在万物互联的新生态中,企业不再是社会经济活动的最小单位,个体才是社会经济活动的最小细胞。这使得传统企业的形态、边界正在发生变化,开放、灵活、“寓大于小”成为商业变革的趋势,“寓大于小”的精准化使能源、资源消费最小。

 

(二)数字基建:比特引导原子。新的基础设施所要建设的数字世界,与过去原子世界不同,是比特在引导原子 。如果新基建完全是一个比特的数字世界,那就是网络游戏,价值不大。如果新基建只是涉及纯粹的原子世界,那就是旧世界。新基建最重要的特征是用比特引导原子。最近这些年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比特引导原子世界的道路上。比如说,出差出游前要出行地图,购物前要查询网友点评,了解信息后再行动,这就是比特引导原子的常见场景。数字政府建设中提到的“最多跑一次”,也是典型的比特引导原子。

 

(三)数字基建:更多数字红利。通过这次疫情, 数字化生活、数字化交流、数字化商务正在成为风口,也是数字经济带来的社会福利,或者说就是数字红利。 经济学上,买者和卖者都希望通过市场交易获得收益,交易会产生两个剩余:生产者剩余、消费者剩余。剩余的总和就称之为社会福利。便利性带来了更多的数字红利。数字基础设施对经济社会带来的价值被低估了。GDP衡量在特定年度内生产的最终产品与服务的价值,但是互联网时代许多技术创新(搜素引擎、电子邮件、GPS)是免费的,经济统计数据模型并不能捕捉它们给企业和消费者带来的利益。

(信息来源:人民网)